5426

不平凡的安逸
    生活若沈氏夫妇,伉俪共鸣。稍能立足,工作顺心,在这世俗面前安逸显得更加苍白突兀。如同在这贫瘠之地散落一颗寂寞的种子。本无力发芽,一到正季,硬生生的被迫开出皱小薄颜的花。沈氏夫妇在当时生活潦倒,放眼现在何尝又不是呢,每天主要为同一件事重复,才勉糊口,耿耿星河的爱情也早已无力相付,试问,爱的底色还否那么纯净?算是些读懂那句常言的祝愿“年年有余”了。知己常伴人不换,经济只增情不减!
    恍惚间觉得世界好大,大到不知道什么叫继续生活了。似极致暗淡恍惚的微光不曾存留在心间片刻,而那些一直闪闪发亮的星子才会被青史留名,而我们总常见却从不可摘。
    倒是巧叶在余晖的映入下,玲珑可爱的斑影伴着不知名的夏花随着微风尽情释放!精神振奋,狂饮清风,场景像极了新郎官喝的微醉的样子,一脸幸福去为他的新娘掀开红盖头。旁边青翠的小草,倒见证了它是明实的路人甲。
    鸟语花香的爱情确将我们演义成了路人甲。

佛说,留人间多少爱,迎浮事千重变。和有情人,做快乐的事,别问是缘是劫。
我说,结婚,也不过就是一个愿嫁,一个愿娶。只是来日方长,终不是一句两句的愿意就“朝如青丝暮成雪”。

各自安好
“来日方长”,不知道是行到水穷还是坐看云起,只知一生流离,唯换各自安好。

欠自己一个来生
今天我在书上又看到那处感动到我的一句话:用一秒转身离开,用一辈子去忘记。这是我喜欢的三毛曾永别她最爱的人在墓前说的话。我或许永远无法体会在这样的一个情形下随言说出这么哲理的话。但我明白,只有和自己深爱的人在最美好的那刻,时光却出轨了,再也没有了那个精神支柱,余生宛如行尸走肉。
证实了她的《橄榄树》为自己,为爱情敢于流浪,做她心无杂物的游者。只爱她所爱,诠释那么的纯粹。说真的,我有些羡她,有些妒她,有些喜欢她。
昨天晚上我和大宝谈论了来生这个话题,她说她有来生的话,她要做一颗树,或者被保护起来的国家级动物,我在想,我有来生,我只想做一朵云儿,有蓝天的地方就有我,我只和蓝天约会。风的不速,改不了我要去的方向。哪里有蓝天哪里就有白云。那么你呢,来生你想做什么?我觉得做人一辈子太长太长了,长到我不懂什么是来日方长。
如果我是你,我想你应该会做一颗会开花的小草,“芳草春回”,年年初见,花相似,你可喜欢?


那时候的爱情就像是鸟语花香,走路从不看车,身无枷锁。

好个圣洁的樱花,叫我想起小时候妈妈给我买的那条白色百褶裙,而我每穿上它,还有妈妈为我编的蝴蝶辫子,最喜爱转几圈,美极了。

“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”岁月吖,你可曾记得欠我的那季海棠,残颜将亡!

    灰色际界
    记得范冰冰曾在某栏目专访时,谈到自己多年前事业不顺绯闻不断时说的一句话,她相信这个世界不是白色就是黑色。
    我一直觉得我的世界不是白色也不是黑色,而是灰色。
    在灼灼强光下,即使万里无云,风和日丽,也能拈来一浮轻尘。在绵绵细雨中,怎么谨慎慢行,华扩健巧,还不是挂泥满泞不堪。这才该是灰色的际界,同四季更迭,也仅如此。
    初春,本是万物复苏之际,却也得经得起倒寒的百折,受的住喜怒无常的气象,方得躲过无情多变的乱季。正夏,一个千灵活泼的大节,不久前经历早春的蹂躏之后,已经得起山呼海啸,雷霆万钧,再多的磨难不过是验证它们曾活的多么康强,二次见证初春所印的痕,的确其顽劣。晚秋,一个承上启下的小渡,倘没前两度的奋进,自然不会呈送厚实逸满的现果,秋高气爽,正似绘画一副向往,舒逸,平淡,悠远的美境。深冬,一个神话般的大节,“一岁一枯荣”千灵一经一枯,万物就一色,在这段时间里,它们养精蓄锐,饱蓄能量,待来年初春破土而出,仰望蓝天,一际轮回。
    每个人忙忙从这片星空下浮过,匆匆一撇,仅此而已,而高悬夜星,从来如此,它们清睹时光机,只证其来过。

    怀古叹时
    最难割舍的三国情,论是战将还是谋士,都是绝迹罕有。总令人瞎想,身披战甲,携长戟一炳,骑一羁白驹,宛若流星划破黝黑的长空,其栈道且明且深。为英雄尔,当逢群雄逐鹿,战火滔天,王朝更迭之时,彰显时代之精髓,好男儿本色。一个战乱年代所造就的产物,谁主沉浮,究是三分天下。
    记得小的时候,小手单托着腮,一手趴在堂二哥的腿上,听他娓娓而谈那段旷世群雄并起的佳话。吕布如何太恃才傲物,董卓昏庸无道到什么地步,曹操怎么个奸诈法,关二哥义字当头怎么说,最多还是关于诸葛亮如何用兵和他的智谋超群,尤其在赤壁之战中,直接甩周瑜鲁肃和曹操荀彧几条街。也曾感叹袁绍阵前死谏的田丰,泪洒挥别吕布身边陈宫,一生从未给曹操出一计徐庶,还有许攸,先随袁绍百万军战曹操,眼见已穷途末路,转眼投曹操,后因为人太过张狂,被许褚杀。讲的是故事,学的是如何做人,为君子,当以坦荡荡。

    为了短暂的自认为人间致享,而甘愿一生追逐,一生执念,一生无愿。弃志之道一生流离,背其义,绝其亲,唯扬其致。
    这个曾被人人唾弃、奸诈、坏蛋骨子里的曹操。是挟天子令诸侯,但在他的号令下,东汉末年他统一了中国北方,并实行一系列政策恢复经济生产和社会秩序,也曾雄霸一方,其后如何先搁置不谈。